敢不敢分享到: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老婆给我戴绿帽后我和情敌开始了换妻生活

我和老婆是经邻居介绍认识的。说实话,老婆长得一般,身材也一般,是我相亲中相貌最平平的一个。不过就是腿长,缘份这事你真是搞不懂,她当时也没有对我十分来电,我对她也是一般般,但我们两个就是成了。而且结婚的速度非常之快,从头到尾不过六个月;上床更是快,认识一周就搞上手了。那时,老婆生病了「感冒」。我当时就没怀啥好心,我让她来我家。我说:「我家采光好,来这睡吧」。她家跟我家住的不远,没说啥就来了。躺在床上还真睡了,我也没有怎么样。不过当时冲动了一下,想扑上去,但理智战胜了欲望,我只是在她边上看着她睡觉的样子,突然有种幸福的感觉。她起来后,在我家吃的饭,我们玩了一会网游,然后送她回家。

  第二天她照常来我家休息。这次我可没忍住,说来也是,不知当时胆怎么这么大。当时家里好多亲戚在打麻将。我关上门,上床就抱住了她,她没动就让我抱着。我火冲上头,抱着她就亲,她也回应我,我手不停的上下乱摸,说真的,心乱跳。我是第一次搞女人,真没有经验,我亲了一会就跟她说:「让我看看吧。」她没看我,小声说:「有什么好看的呀?」我说:「我没有看过嘛,让我看看吧。」她倒爽快,屁股一抬,我还等啥喽?我把她裤子连着内裤就扒下来了,我趴在她两腿中间,让她张开点。她侧着头,把腿张开了。我仔细的看着她的小逼。粉红的一点味也没有,我一下就亲了上去,也不会啥就是用嘴舔,她一会就受不了了,用手拉我,帮我把我的短裤褪了下去。我扶着我的鸡巴就是一阵乱插,找不到地方?不对!A片看这么多了怎么就不会呢?不过就是插不进去,她当时居然笑了,说:「我来吧。」就让我躺着。我就好乖的躺了下去,她坐在我身上,用手扶着我的鸡巴,对准了一下就坐了下去。跟我的想像不太一样,她下面一点也不紧。真的!我当时就想:「不是处女也不能这样松吧?都没有紧紧包着我的感觉呀!」老婆问我什么感觉,我说:「爽!」她就这样上下动着,我用手摸她奶子,她双手按着我的肚子。我不停的挺着屁股,就是一分钟的事吧,我就射了。她笑着说:「六秒,以后就叫你「六秒」吧。」搞得我火那个大,不过也没有什么,六秒就六秒吧,谁让咱是处男呢?

  于是,从这以后,我每天都要搞她一次,有时一天二次。当时家人也真配合我,愣是没有人进过我房间,就当我们二个是空气一样。有一天,我问她:「是不是跟别人做过?」她承认了,说有做过二年,还怀过他的孩子,打掉了。她当时看着我,不说话。我说:「我娶你。」她笑了,抱着我。第二天,我就跟我妈说我要结婚,我妈说:「那就结吧。」于是开始忙活起来,五个月后,我把她娶到了家。我妈和我爸在家待上没有两个月就去了外地,因为我爸的工作不在本地。家里就是我们两个人的天下了,天天操,没有一天不操的。月经时就操她屁眼。操她屁眼时,她非常的配合。我那天操完她,鸡巴不到半小时就又硬了。我当时看着她的屁股就来劲了,说:「你趴着。」她就趴在床边上了。我扶着鸡巴就向她屁眼插了过去,太紧,进不去,用唾液吧。抹了一会,又插了过去,这次进去了,进去半个头,她就痛得直叫。我没太敢动就说:「等一会吧,你不痛了我再做。」她说:「来吧,一次性过。」我一使劲,全插进去了。她疼得在那抽凉气,我鸡巴不长,不过粗。我插了能有五分钟才射,我发现我插屁眼比插逼来得久,不知为什么。于是乎,一天一次,那是正常功课。有时一天三次,早上起来一次,中午一次,晚上再来一次。然后我倒在床上就睡。这家伙比我有拼劲,我睡了,她居然接着玩网游,你不服不行!

  二○○四年,我们的宝宝出生了。她在家休息了一年,我妈说:「不能老在家呆着了,你们也带孩子出来吧。」我一想也是,就带着她和儿子一起出来了,来到了上海。女人的工作就是比男人好找,我找了两个月没找到,她一个月就找到一份公司的普通文员的工作,在一家A级写字楼工作。我儿子交给我妈妈带,我们两个就在上海这样漂了起来。三个月后,我也找了一份销售的工作,我们跟一对小夫妻合租在一起。那对夫妻男的叫小志,是个保安,居然是老婆那栋写字楼里的保安。女的是一个售楼小姐,长的很娇小,男的却比较魁梧。我个头比较小,老婆穿上高跟鞋就比我高。小志跟我比,二个极端,不过我挺胖的,显得也很壮。刚开始时,我们两家人不怎么说话,只是互相间客气的说几句日常问候性的话,后来时间久了。大家比较熟了,就变得无话不说了。小志这个人比较豪爽,是那种女人喜欢的类型。他老婆就娇小得很,典型的花瓶,不过长的很不错。我经常开他们的玩笑──美女与野兽。

  我老婆由于生了宝宝,腰不像以前那么细了,不过也不胖,很有女人味。因为工作的原因,经常是套装,丝袜,所以别提多性感了,我总觉得小志看她的眼神不对。他发现我在注视他时就会把眼睛转到别处去,装出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来,我也没有太在意。事情的发生是在一次我到云南的采购会上,我那时跟公司四个同事去云南的一个大中型交易会,走之前,我把老婆操了半宿,我操完她屁眼,趴在她背上对她说:「这下喂饱你了,不要给老子搞个帽子啊!」本是一句笑话,没想到很快就变成了现实,而且超乎我的想像。我们在云南的事情很快就完事了,提前了两天完成任务。我本想打个电话给老婆,不过一想,给她个惊喜吧,没想到这却成了我的恶梦。我是下午一点多到的上海,下了飞机直奔家里,想好好休息一下,晚上好好操一下我老婆。来到家门口,打开门。(我开门的声音一直就不大,很轻。)发现老婆的高跟鞋在地上摆着,「老婆没上班。」我的脑中这样想到。我眼睛一扫,发现一双大号的皮鞋也在地上,很醒目。这是小志的,我们合租这么久,我当然知道是他的。我心中一颤,这时耳中传来一声杂乱的响声,其中夹杂着我的那张大床的声音,还有男女轻轻的喘气声和怪怪的呻吟声。我一听就是我老婆的声音,我怒火上冲,不过很快我就冷静了下来,我也不知道我当时为什么这么冷静。我放下行李,轻轻走到我家的门旁。门没有关紧,可能是他们根本没有想到我会这么早回来。

  我向房间里看去,只见我老婆整个人趴在我们的大床上,屁股向上撅着,头向里面侧在床上。两只手按在床上,浑身是汗。嘴里怪怪的呻吟着,因为跟平时她的呻吟声不一样,说不出来的感觉,只是觉得怪怪的。小志就在老婆的身后。半跪在她后面,体力真好,我就做不到。他们两个形成两个明显的对比,一白一黑。就看见他不停的向前撞着,每撞一下老婆的臀肉就会一颤,并伴着一声呻吟。从我的角度,可以清楚的看到他们的结合部位,只见一个粉红色的电动阳具在老婆的阴道内不停的乱颤,它的声音已经被小志和老婆的呻吟和碰撞声完全盖住了。我一愣,马上明白过来。小志在操我老婆的屁眼,怪不得呻吟声这么怪,只见小志那粗粗黑黑的鸡巴在老婆的屁眼里不停地插着,把老婆屁眼边上的小皱纹全都扯的平平的。他插的很用力,好像我老婆欠他多少钱一样。拉出来又是用力重重的一下,不过可见,我老婆的屁眼他也不是第一次插,要不我老婆不会这样轻轻的呻吟。老婆阴道里的水不停的流下来,滴在床上,形成一片湿湿的痕迹。这时小志说话了,他喘着粗气说:「你的屁眼好紧呀,真爽,你过瘾不,老子的鸡巴长不长?」我老婆说:「你还没够呀,我的屁眼都让你快插烂了。你把那个东西拿出来吧,我受不了了,你都做了三次了,你是不是吃药了?」小志用手重重地打了我老婆的屁股一下,她的屁股马上就红了起来。我老婆叫了一下,小志说:「敢这么说老子,不过老子今天是吃药了,不吃能搞这么久吗,你以为老子是神仙呀。」老婆哼了一声,小志听老婆的哼声,就又是一下。老婆抬起头,扭过来看了他一下说:「你轻点,每次都这样祸害我,不是自已老婆就是不一样。」小志坏坏的笑了一下说:「你不就是喜欢我这样吗。」老婆说:「哪个喜欢你这样呀,是你每次都强行要这样来的。」小志重重的插了一下:「还敢顶嘴?」老婆不做声了,过了一会,老婆说:「你快点射了吧,要不你老婆也快下班了。」小志嘿嘿干笑了一下说:「不要紧,不怕她,哪天你们两个一起撅着,我来个一箭双雕。」老婆说:「你想得美。」小志又是重重的一下,老婆马上没有声了,这时只听「啵」的一声,小志抽出了插在老婆屁眼的鸡巴。粗粗长长的,有点像牛鞭。龟头上有些黄黄的东西,不用想就知道是什么。他并没有拿出插在老婆阴道里的电动阳具,而是扯起了趴在床上的老婆。老婆抬头看看了他说:「不要了吧,你那上面好恶心的。」小志轻轻地打了老婆的脸一下,「马上给老子吸干净,再恶心也是你的。」老婆这次没有说什么,把小志的鸡巴含到了嘴里。我这个角度看得不是很清楚,就看小志按着我老婆的头,不时扬起他的头,很享受的样子。吸了一会,他把我老婆拉了起来,重新按到了床上。他让老婆把双腿尽力张开,然后他低下身子,把电动阳具拿了出来,丢到了床上。电动阳具在床上不停的扭动着,像在嘲笑着我。小志这时毫不费力的就插进了老婆的阴道。只听老婆「哦」了一声说:「好粗好满呀,还是真的好。」小志一听,屁股像个打桩机一样不停的插着老婆。老婆双手抱着小志的屁股,上身不停的挺起来,用嘴咬着小志的脖子。只听小志闷哼了一声,屁股上的肉不停的抽动着,用他最大的力气顶向前面。老婆的双脚盘在他的屁股上,双手抱着他的背。两个人就这样静静的保持着这个样子足有一分钟,就听老婆说:「你又射里面去了,我说不是安全期今天,你就不听,我又要吃药,你快起来,我去洗洗抠一下。」小志翻身躺到了我的床上,床头上就摆着我的结婚照。他闭上眼睛喘着粗气说:「不用抠了,要真有事你抠也没有用,就说是他的不就结了?」老婆想了一下,可能觉得抠真的不管用,就没有出来,躺在了他的边上。小志说:「我睡一会,你一会叫我。」老婆说:「你回你房间睡去,你老婆就快回来了。」小志说:「就一会,一会就好。」老婆没有再说什么,一个人起来,收拾地上的衣服。她拿起的衣服全是些情趣内衣,看来都是小志给她买的。我轻轻的退回到了门边。我没有冲进去,我只是想离开。

  我拿上行李,离开了家。一个人漫无目地的走着,来到公园。我一个人静静的坐着,回想我看到的一切。看来他们不止一次了,想到这,我双手抱起了头,心里像刀绞一样。我这么爱她,她却背叛我。难道我满足不了她吗?天慢慢的黑了下来,看着公园里那一对对的情侣,我的心隐隐的在抽痛。

  我拉着行李,慢慢的向家走去。再怎么样我也要去面对,我不能逃避。我要把这件事搞清楚,离婚!不,我不能这样就便宜了他们,但又能怎样呢!此时的我,心里乱的很,根本就没有办法去思考,先回去再说吧。(你睡我老婆,我也可以睡你老婆。)我心里打定了注意,对,我要操小志的老婆。我让你也试一下头上发绿光的感觉。回到家之前,我给老婆打了个电话,她表现出非常开心的样子。要在平时我肯定会感觉很幸福,但是此时,我却觉得她很恶心。回家后,一切的生活好像又回到了正规的轨道,他们两个平时也没有做出什么越轨的事情,如果不是我提前回家,可能我还被他们两个蒙在鼓里。但是我很快就发现了不对的地方,平时妻子是不怎么加班的,基本上是按正常的时间回家,而这些日子她却经常的加班,有时加到晚上一点多才回来。而且很疲倦的样子,不管多晚她回家后都要去冲凉后才会进来。我越发的觉得事情不对,她每次加班都是小志晚班的时候。我决定去探查一下,我算准后天小志晚班,早上起来我提前跟老婆打了招呼说要去朋友家玩可能晚上不回来了。老婆只是「嗯」了一声没有再说什么。跟我说她晚上也要加班到很晚。我跟她说注意点身体别太累到了,老婆看了我一眼,眼里含着泪。我笑着说:「怎么了,感动得要哭啦?」老婆笑着轻轻打了我一下,转身去穿衣服,我在床上支起身子看着她。她转过头看着我笑了笑,我心里很不是滋味。她转过头又问了我一下:「我穿丁字裤好不好?」我心里咯噔一下,为了你情人看来你真的是什么都做得出来呀,我平时怎么劝都不穿,现在居然为了别的男人主动穿。我强笑着说:「好呀,当然好了,你今天怎么这么主动呀?」她说:「你都求了我这么久了,今天穿也好了了你的心愿呀。」我笑了一下。

  她转过头去衣柜里挑了一件我给她买的黑色的丁字裤,那是一条很小的丁字裤,基本上就是两根绳子,前面只有小小的一块布,屁股后面是一根细细的绳,穿在老婆身上好性感。然后她穿上了一条黑色的长筒丝袜,一个细跟的高跟鞋再配上一身职业套装,显得特别的性感。我下面不觉硬了起来,老婆问我怎么样?我跟她说很性感,她在我面前扭了扭屁股,拿起包一扭一扭的就走了。听到老婆关门的声音,我的心突然抽了一下,我在床上一直睡到中午才起来这是为晚上做好准备,傍晚的时候我离开家去了老婆公司楼下的一家咖啡店。这里可以清楚的看到她们写字楼的人员进出但外面的人却看不到里面,这是一个很好的监视地点。五点钟左右,我看到小志从大门走了进来。他跟保安们打着招呼,大家好像很怕他一样都向他点着头,后来我才知道他这时已经是保安队长了。

  然后就是楼上下来的人群,很乱,过了一会,人好像走的差不多了,只是偶尔从电梯中出来一两个人。我眼睛注意着电梯口,生怕错过了妻子出来,但是等到了六点也没有见到她的影子,难道她真的是在加班?我在心里这样问自已。过了一会,我看到穿着保安服的小志一边打电话一边在大厅里走动着,他一会是满脸堆笑,一会又在厉声训斥。最后,他笑着对电话里不知说了些什么就挂了,然后急冲冲的走了。不一会,他换好了衣服又回到了这里。我想老婆可能马上就要下来了,果然不到十分钟老婆就从电梯中走了了来,小志马上走了过去用手搂住了老婆,老婆看了一下左右,用手推着他。这时,边上的保安们笑了。可以看得出他们早就知道小志跟老婆的关系,这时只见小志说着什么,老婆低着头不反抗他,他抱着老婆的腰,笑着向两边的保安扬了一下头走了出去。我马上结帐跟了上去,还好他们并没有打车,只是顺着左边的商业街走着。小志拿出了手机一边打一边走,搂着老婆的那只手忽然间移了下去,在老婆的屁股上摸着,老婆把他的手拿到了腰上并侧过脸跟小志说着什么,表情很是无奈,好像在求小志什么。小志没有理会老婆,接着打电话,一边打一边大声的笑着,他的手又移了下去并用力的捏了一下,老婆这次没有把他的手拿上来,就让他这样摸着。过了一会小志打完了电话,笑着对老婆说着什么。我听不到,因为我不能跟得太近,这样他们会发现的。他们来到了一家迪厅走了进去,我也跟了进去。只见小志进了迪厅后把老婆抱的更紧了,他们朝里面的包间走去,我慢慢的跟了过去,他们两个进了一间大包。正在我愁着不知他们他们两个在做什么的时候,后面有人拍了我一下,吓的我一抖,不过我马上镇静下来。我转过头去,这时一张我再也熟悉不过的脸出现在我眼前,是我的大学同学张晓光,我们上学时关系很铁,就差同睡一个女人了。他把我带到了办公室跟我聊了起来,可我心里想的都是老婆那边的情况。他看到我心不在焉的样子就问我有什么事情,我跟他说:「如果我想看你这里包间里的情况有办法吗?」他想都没想就说有,不过他问我到底是怎么回事,我说我同事的女朋友跟别人偷情,我来帮他查一下。他看了我一眼,让我坐到他的位置上,然后打开了他的电脑,打开了一套监控程序让我自已找,就转身出去了,并告诉我这是他开的店不用急,不会有人进来的。他还没关上门,我就已经急着开始找起我的老婆来了。还好他这里的包间并不是很多,我找了能有四间包间就发现了他们两个。只见这时老婆的上衣已经不知哪去了,小志低着头在吸着老婆的奶子,老婆的手抱着他的头。小志一只手抱着老婆,在老婆的背后乱摸,一只手伸进老婆的裙子里。看不到里面的情形,只能看到他的手在不停地动着,老婆喘着粗气,不停的叫着,阿光的监控设备性能很好,画面和声音都清晰。这时只见包房的门打开了,又进来了两个人,都很健壮,老婆看到有人进来明显的紧张起来,推开小志用双手护着胸。小志却不以为然,用手把老婆护着前胸的手拿了开。这时我才发现,这两个人就是老婆公司的物业经理和主管保安的经理,只见他们两个一左一右把老婆夹到了中间对小志说:「你这情人真不错呀,怎么搞到手的呀?」小志干笑了两声说:「我们是邻居,一次他老公不在,我老婆刚好也加班,我就给她下了点药,然后又拍了点照片,然后还不是我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她顺从得很。」这时其中一个肚子大大的问老婆是不是这样,老婆点了点头。他们三个笑了起来,他们一杯一杯的让老婆喝着酒,然后不停的在老婆身上摸着。

  不一会老婆的身上就只剩下一个小小的丁字裤了,只见那个大肚子摇晃着站了起来,脱掉了裤子。他的鸡巴并不是很长,不过粗粗的跟我的差不多。另一个年纪要青些,鸡巴比小志的还要长点而且很粗,黑黑的。这时房间里的四个人基本上是全裸了,只有老婆穿着一个黑色的小丁字裤和丝袜,还有脚上的高跟鞋,显得特别的诱人。那个大肚子用手把老婆的头按到了他的鸡巴上,老婆向后仰了一下头,不过不管用,他的力气太大了。老婆只好顺从的吸起了他的鸡巴,只听到他不停的命令着老婆下面一点,吸一下蛋蛋之类的话。老婆很顺从,这时只见那个年轻点的小志管他叫王哥的人跟这个大肚子说了一句什么,他放开了老婆,小志坐在沙发上他们两个把老婆抬了起来放到了小志的鸡巴上,只听到老婆「喔」的叫了声,小志的鸡巴就完全插了进去。然后那个叫王哥的用力按着老婆的背让她趴在了小志的身上,那个大肚子站到了沙发上又把鸡巴塞进了老婆的嘴里,这时只见那个叫王哥的人吐了口吐沫在手上,然后用手指抠了抠老婆的屁眼,这时明显能看到老婆在挣扎了一下,不过对于这三个男人来说这样的挣扎只能是更刺激他们的欲望。小志这时说话了,他说:「怕什么,老子哪次不操你屁眼?」那个王哥用力的掰着老婆的屁股,把他的大鸡巴慢慢的插进了老婆的屁眼,他的太长了,才插进去一半老婆就受不了了,她用力吐出胖子的鸡巴,转过头对那个王哥说:「你轻点。」可能是他们也怕惹怒了老婆不好收场,他笑了一下说:「没问题,我轻轻的来。」三个人足足操了老婆能有两个小时,操屁眼的射了,就上去让老婆给他吸,上面的就下来操屁眼,再不就是插小穴的射了让老婆吸。他们把A片上的招数全部用在了老婆的身上。最后那两个人丢下浑身是汗的老婆穿上衣服先走了,他们离开时想用手机给老婆拍照,小志没有同意,这时的妻子瘫软在沙发下头朝下屁股朝上趴在上面没有一点动静。那个大肚子经理走到小志的身前拍了拍他说:「答应你的事我们两个一定会办到,你放心。」然后他们两个开门离开了,小志走到老婆身边,为她穿起衣物扶起她也离开了。

  这时的我心情极度的复杂,一方面是男人的生理反应,我的鸡巴一直硬到他们结束,这在平时是根本不可能的,可此时的确如此,而欲望过后却是无边的伤痛,因为那个女主角是我的老婆,我一直疼爱的老婆。我关掉监控软件一个人坐在那里发呆,不知过了多久,晓光走了进来,而我全然不知,他拍了我一下,笑着问我:「找到了吗?」我说:「没找到,不过免费看了一出现场真人秀。」我们两个喝到半夜才离开。我一个人走到繁华的街上,显得那样的无助和迷茫,知道了这一切又如何,我要离婚吗?不,我不要。即使这样,我还是爱着妻子,我要问个清楚。我要操小志的老婆,我要报复。我回到家里,妻子正在看电视,而小志的老婆在洗衣服,却单单不见小志的人。我叫妻子进来说有事跟她谈,进来后我坐在床上看着她,她笑着说:「看什么呀,我脸上也没有花。」我盯着她的眼睛说:「我全知道了,你和小志的一切,你们在包厢里的一切我也看到了,那家迪厅是我同学开的。」老婆抬起头看着我说:「我说了,你会离开我吗?」我摇了摇头说:「不知道,我不知道我会不会离开你。」她停止了哭泣告诉了我一切。

  原来她们是在两个月前开始的,那时候我经常回家很晚,有一天晚上我和小志的老婆都没有在家,小志就给老婆下了强烈的春药。然后还给老婆拍了照片,让老婆不敢反抗他。于是他们就经常利用我出差和晚回的时候,在我的房间、洗手间、厨房和客厅里做爱,有时候家里不方便,他们两个就去迪厅的包厢和电影院,有时还会去公园。总之,小志利用一切的机会操着我的老婆,老婆刚开始时还极为的谨慎和抗拒,不过后来慢慢的老婆也享受起来了,小志鸡巴长而且花样多得很。不过,有时他的那些变态花样老婆还是有些受不了,但有照片在他手里没有办法只能顺从他。这次的事情是小志答应老婆陪他的经理玩一次,就把照片还给老婆。听完老婆的讲述,我对小志更是恨之入骨。我跟老婆说:「我不会跟你离婚,不过你要听我的,我要操小志的老婆,让他也感觉一下老婆让人操的感觉。」于是在一个小志晚班的晚上,我走进了小志的房间……后来我跟老婆搬离了那里,我也不清楚小志的老婆有没有跟他说那天晚上的事,她并没有反抗我。不过我事后刮光了她的阴毛而且我把她的奶子咬得青一块紫一块的,我想小志不会没发现的。

  原本平静的生活又回来了,我和妻子都尽量不去提这件事情,妻子也表现得很好,对我千依百顺。在这期间,公司新来了一位销售部经理,是我老乡,跟我处的很好。我们经常一起去同学的迪厅唱歌喝酒,当然我也会带上我的老婆而他也会带上他的老婆。经过一年的相处,我们之间成了几乎无话不说的好友,而他在工作上也对我帮助很大。有一次喝醉酒后他对我说:「弟妹很性感呀。」我当时就开玩笑说:「嫂子也不错呀。」边上两个女人听到后,嗤嗤的在笑。他老婆推了他一下说:「说什么疯话呢?」我的这位上司兼大哥摇着他的头说:「你上次还跟我说我这弟弟不错,你很喜欢嘛,怎么现在不承认了?」他老婆的脸马上红了起来,狠狠的打了他一下拉起我老婆就出去蹦迪去了。我想她可能是不好意思了,这时我这位哥哥又出一句惊人之语,他跟我说:「你要是喜欢你嫂子那你今天晚上就上我那去。」我说:「你喝多了,你可是我大哥呀。」他跟我说他没醉,他对我老婆也有意思很久了,只要我同意今天晚上就可以去他家。他注视着我的眼睛,我觉得他可能真的说的不是醉话。 我想了一会,反正老婆也让人操过了,有什么不可以的。而且我也不是什么正人君子,色情网站我也经常上,换妻小说我也经常看,他老婆长的也很漂亮性感。我拿起酒一口喝掉,看着他说:「行,今天晚上我们就不用回自已家了。」两个女人回来时,我把我们两个人的想法说给她们听。刚开始她们觉得我是在逗她们,后来发现不是开笑玩笑时,两个女人的笑容凝固了。老婆低着头不说话,因为她知道现在她不能反驳我什么,只能按我的意思来做。而我的那位大嫂则低着头不知在想什么。过了一会,她抬起头,看着她老公说:「你真的这样决定了吗,你不后悔?」「不后悔,大家只是玩玩,调剂一下生活。」他这样答道。

  时间像静止一样,我们在这一刻谁也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坐着。这时我首先打破了这种压抑的安静,我拉起他老婆故意紧紧的抱了一下说:「我老婆可就交给你了呀,我们先走了。」然后,我对看着我的老婆说:「没有事,你好好陪陪大哥,他喜欢你很久了。」我用手摸了摸老婆的脸,老婆眼里有泪光在闪动,我狠了狠心转过头搂着怀中的女人──别人的老婆,我的大嫂──离开了。我坐在车上脑子里想的全是老婆,但到家后就什么都想不了了。刚一进门,大嫂就像变了个人一样,疯狂而又风骚。她主动亲吻我的全身为我除去衣裤,连去卧室的时间都没有直接就把我按到了客厅的地上。她吸我的鸡巴,舔我的屁眼,极尽所能的在调逗我。我此时血往上冲,根本没有时间去想老婆在做什么?是什么样子?只是在享受,我们两个不停的亲吻,亲遍彼此的全身。她一手扶着我的鸡巴一手扒开她自已的两片长长的阴唇,低着头看着我们两个的结合部,一头长发披散在眼前。一切显得那样的淫靡,空气中充满了男女性器所散发的气味。她长长的呻吟了一声,用她的双手按着我的肚子开始一上一下的运动起来。我双手时而搂着她的腰,时而去抓她的屁股和奶子,时而会抬起身子抱着她用力的上挺。她大声的呻吟着,我抱着她用力的耸动着,我一手搂着她的腰,一手摸着她的屁股,我用中指抠向她的屁眼,用力的抠进去,可以感觉得到自已的鸡巴在隔壁抽插。我们就一直用这样的姿势做着,最后她紧紧的夹着我的鸡巴一动不动的坐在我的身上,我被她夹得突突的射向阴道的深处。完事后我们两个人喘着大气躺在地上,我转头看着她,她眼睛看着天花板,月光照在她的身上,身上的汗珠闪现着光泽。我们休息了一会,我抱着她去洗了个澡,然后就在床上抱着她,像夫妻一样沉沉的睡去,我们没有一句交流,一切在无声中进行。

  清晨,我睁开双眼,看到身边依然沉睡的她,我上司的老婆,朋友的妻子,大嫂。阳光照在她长长的眼毛上,我把她身上的被子掀开让阳光照在她的身上,柔柔的闪现着金色的光芒。我忍不住亲了下去,她被我的吻弄醒了,长长的伸了个懒腰,睁开眼睛看着我。她问我昨天晚上怎么样,我跟她说很好。她起身想要穿衣服,被我按住了。我说不要走了,在这住两天吧。她看着我说:「那也要问问我家的那位呀。」于是我们拨通了那边的电话,那边也是刚刚起床,看来昨天晚上也是激战连连呀。那边很痛快的答应了,而且他说我们交换一周吧,我们开创一下交换的先例。他的想法跟我不谋而合,于是我们两对夫妇的交换生活正式开始了。我们像平常一样上班下班,喝酒唱K,有时就去逛街购物,一起回家做饭。像两对正常的夫妻一样的生活。我每天都会打电话给老婆,问一下她那边的情况。刚开始老婆不好意思说,后来也觉得没有什么了,就原原本本的把她们的经过告诉我了。老婆跟我说他的性欲很强近乎于变态,总喜欢刮光老婆的阴毛。有时候会把老婆绑起来做,不过没有伤到老婆;在他家,他基本上不让老婆穿衣服,只可以穿件上衣在房间里。他随时会在任何地点抓过老婆来,按到那里操,而且他很喜欢操老婆的屁眼,基本每天必操,有时他一天可以操老婆三次。我听了老婆的讲述,晚上回家时把大嫂的阴毛也刮光了,晚上做爱时,我第一次操了她的屁眼。她痛得要命,跟我说她从不让他碰她的后面,可能这就是为什么他那么喜欢操老婆屁眼的原因吧。一周的交换很快过去了。当老婆回到家时,我迫不急待的扒光了老婆仔细的检查着。老婆身上没有什么痕迹,只是下面的毛光光的。当天晚上我狠狠的操了老婆,当我插她屁眼时,我问她他的长吗粗吗?老婆告诉我一般,跟我的差不多粗,但不长。总喜欢操她屁眼,还问我松了没有?我说没松,还好好的呢。

  从这以后,我们经常交换,有时一个月,有时一个星期。直到他因总公司的调动离开这个城市。我们也会经常通电话,有时妻子也会去他们那边,有时他老婆也会过来。我们的生活还在继续着,只不过这是一种变调的生活──交换的生活。

  【完】
上一篇:我和姐夫一起满足姐姐 下一篇:我的美女人妻

都市激情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