敢不敢分享到: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我和姐夫一起满足姐姐

(一)初识夫妻

  七月的长沙,像一个竖满了高楼大厦的蒸笼,刚应聘于一家不大的公司,公司总共才十几号人,除了几个在经常在外面跑销售的男人外,办公室里清一色的女人,由于我是公司唯一一个约懂电脑的男人,来到公司前几天,几乎都是在帮助公司里其它的人员处理电脑上的一些杂乱的故障。

  到公司快一个月了,原本是想来做销售的我,反而到成了公司的文秘,除了处理些文本和电脑故障外,就没有别的什么事可做了,幸好公司里的氛围比较好,老总也是个很有亲和力的中男人。

  经常会破费请我们员工去长沙的一些中档的饭馆去聚会。

  公司中的几个年轻的女孩子,除了让我感觉到她们的随和外,再也找不到还有别的能吸引我的特色了,反而是公司的财务主任,一个三十多岁的中年女人,从她的身上散发出来的一种成熟女人的优雅,让我透彻地感悟到什么是端庄和贤淑的成熟美丽。

  由于她身上散发出来的特有的魅力,在上班的间隔时间,我就成了她对面空桌上的座上宾。

  她是个温和而理性的女人,从她对我的眼神中我能感觉到她对我有种特殊的关注,和她在一起聊天,能让我的心扉很轻松,经常会很自然的把内心的一些感悟向她倾诉,从我初恋时的失意,到大学里和女朋友的忍痛割爱,包括进入社会中的种种不适应,在她的面前,一向少语的我,到成了喋喋不休小男孩子,偶尔会滔滔不绝的发表演说,也经常会从她那里得到一些释凝的安慰。

  她家离公司不远,老公是一所中学的音乐教师,业余的时间在夜总会做键盘手,家庭的经济条件在当时的长沙还算是中产阶级。

  偶尔,她这位当大姐的,会把公司里的小姐妹们请到家里去聚合,家庭的住房条件虽然不是太好,但布置得井井有条,从家里的布置和摆设能感觉到夫妻两个都是特别有品位的人。

  随着公司的姐妹们去过她家几次,去过后女孩子们嘻嘻哈哈在她家热闹,我只能藉机去她的电脑上上网,用过电脑的人大多都有种好奇的心态,在她家上网的时候,经常会想通过电脑了解到她们夫妻经常会浏览的痕迹。

  偷偷地查阅她电脑里的记录,和大多数的电脑一样,他们夫妻也是那种只会用不会维护电脑的人,电脑里很多色情淫乱的图片记录,估计她的老公也和大多数男人一样,上网最重要的任务就是查看色情图片了。

  从她电脑里的图片中,我看到最多的是两男一女的色图,虽然有过几个女友经历的我,对于这种两男一女的图片还是觉得很另类,幸好她家的书房电脑摆设得很隐蔽,每次女人们玩的时候,我都能安静地欣赏着她家电脑里的刺激。

  由于我家远离长沙,平时里总能感觉到她对我有种特殊的关爱,偶尔的节假日也去她家里混过几顿饭吃,吃饭的时候,也和她老喝一两杯小酒,她老公话不多,但对我也很亲切,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从她的那里感觉到一种亲人般的温暖。

  在一次聊天中,我得知她原来有一位弟弟,和我是同年,小时候不幸早逝,她说我第一次来公司的时候,就能从我的身上感觉一种特殊的亲切,说到这里,她黯然泪下。

  从此我便直接称呼她姐。

  从此我们之间的关系更进一步亲切了。

  姐是美丽的,她的五官的长像并不是特别出色,但整体的感觉能流露出一种气质,这种美丽更多的不是来源她的外表,而是从她内在中散发出来的魅力。

  转眼间到了中秋,那时间中秋是没有假日的,公司里派发了几箱水果,下班的时候姐叫我帮她把水果送到家里,顺便在她家里吃顿晚餐,刚把水果搬到家里,姐夫在电脑前上网,等我们把水果搬进来的时候,姐夫说有朋友请客,要她一起出去吃饭,姐要我一起去,我觉得都是些陌生的朋友,去了反而尴尬,加之天太热,一时我也不饿,我执意不跟他们去吃饭了,姐看我满头大汗又没有地方吃饭,就叫我在她家等她们吃饭回来帮我顺便带个盒饭,这个决定正合我意,借此机会我一个人可以安静地在她家里玩玩电脑了。

  当他们出门后,我发现姐夫的QQ没有关闭,而且还不止一个。

  好奇的我,查看了姐夫最近联系的朋友,其中一个号码全部是姐夫身边的熟人,另一个QQ中很多都是以夫妻为名义的号码,好奇的我,打开了最近几个聊天记录,细细浏览下来,才发现姐夫一直在跟一帮夫妻交友的朋友在聊淫妻的话题。

  从他们的聊天记录中,我进入到一个完全陌生的慾望空间,原本以为男人都把老婆当成别的男人的禁区,在他们的聊天记录中,却更多的是幻想着自己的老婆和别的男人发生性爱,这种理念和慾望是我完全理解不透彻的。

  姐夫的聊天记录,完全把我带进了一个我从来没有想像过的慾望世界,其中他和几个年轻男人的聊天中,还把幻想着如何做姐的思想工作,怎么样体验一次三人的性激情。

  其中还和别的提到了我,说老婆最近单位有位年轻的帅哥,和他们之间的关系很好,经常幻想着怎么样让我参与到他们的夫妻性生活中来。

  从姐夫的聊天记录中,我感觉到姐是知道这种事的,只是他们夫妻还没有达到真实体验的那个程度。

  姐夫也仅仅只是处于一种幻想阶段。

  原本我对姐的感觉,完全只是一种亲情和尊敬,从姐夫的聊天记录,唤醒了我对姐的性慾望。

  当他们从外面吃饭归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九点了。

  姐夫的样子是喝得不少,平时里少言寡语的姐夫,在我吃饭的时候却语无伦次地喋喋不休。

  还拍着胸表示着他把我当成了亲弟兄,要我把他们家当成自己的家。

  我一边吃饭一边表示着对姐夫的感谢。

  好不容易姐才把姐夫劝睡觉了。

  我吃过饭坐在电视机前,看着姐忙前忙后的把姐夫安顿好,此时我眼中的姐,从她身体上散发出来的那种成熟端庄的异性魅力,让我年轻的心产生了另一种兴奋。

  从来没有用今天的眼光去欣赏我的姐,我真舍不得让她离开我的视线。

  当我应该离开的时候,姐说明天要上班,你回宿舍的路也不近,不如就在家里混上一个晚上,我说也好,正吃得太多了,也不想动了。

  姐说累了,先进卧室休息了,我习惯晚睡,一个人守在电视机前,准备就在客厅的沙发上混上一个晚上。

  此时我虽然坐在电视机前,但我的心完全没有投入到电视里的节目中去,一直在回味着姐夫的聊天记录。

  在回味中,年轻的身体始终充满了热血。

  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迷糊中感觉到有人在我的身边,当我睁开眼睛的时候,看到穿着睡衣的姐在暗暗地灯光下俯身为我盖上毛巾被,她担心秋凉后的下半夜我会受凉。

  此时从她睡衣的领口,我感觉她成熟女人的一种丰满,原本就满腔热血的我,抬起身来紧紧的拥抱着她。

  姐吃惊的试图推开我,我紧紧的把脸贴在她温柔的胸前,拉着她坐在沙发上,用力阻止她离开我的拥抱。

  姐挣扎了一会,然后安静地让我依偎在她的胸前,她轻轻的摸了摸我的头发,我把脸从她的胸前移到她柔软的颈间,试图在她的耳际边亲吻,她轻轻地推了推我:「傻瓜,我是你姐呀。」「嗯,姐,我喜欢你。」此时我不知道怎么用语言来表达我的心情。

  「姐真的是把你当弟弟了。」

  「我知道,姐对我好,但我真的很喜欢姐。」

  「但我们不……」

  当她的话还没有说完的时候,我紧紧的用嘴堵住了她的双唇。

  姐的嘴紧闭着,我紧紧的含着她红润的唇,用舌头努力让她张开。

  我感觉到她的心跳在加速,她鼻间香香的气息越来越急促,当她的身体完全松懈的时候,我的舌进入她的齿间,我用舌寻找着她的舌尖,吸吮着唇齿间甜甜的琼液。

  当姐完全放松在我的亲吻中时,我的手伸进了姐的睡衣,她的柔软而丰满的胸在我的抚摸中慢慢变硬。

  我脱掉她的睡衣,像饥饿的婴儿吸吮着她的乳房。

  在我的吸吮中,姐完全松散在沙发上,她的嘴里发出一种无力抗拒的呻吟。

  亲吻中,我褪掉我们身体上所有多余的东西,从她的胸一直往下亲吻到她的脐间和两腿间,姐完全在我的亲吻中放弃了反抗。

  当她伸出双手想要拥抱我的时候,我坚硬的身体紧紧的进入到她的体内。

  进入后的一瞬间,我停留在她身体的最深处,紧紧地拥抱着,彷佛想用力让我们完全构成一个整体。

  姐用双腿勾紧我的腰间,此时我们两个像中了点穴术一样,停止在沙发上。

  当姐轻轻的发出一阵阵呻吟里,我慢慢地在她的身体上抽动。

  也许是这激情来临得太容易,也许是我久不经历风雨的原故,也许是刚才姐夫的聊天记录让我的激情已经处于临界状态吧,当姐再次主动的亲吻我的时候,我兴奋的身体突然一泄如注。

  我无力的俯卧在姐的身体上,当她回过神来,轻轻的推开我时,我们几乎同时发现姐夫静静地依靠在卧室的门,用奇怪的目光注视着我们。

  此时此刻我,虽然明知这些是姐夫所幻想中东西,但还是有种无地自容的感觉。

  姐拿起睡衣进了卫生间,留下我独自一人坐在沙发上迎接着姐夫的审判。

  我把低着头,静静地等候着姐夫对我的审判,瞬间在我脑海中幻想过很多种结果,但出乎我意料的是姐夫走过来,坐在我身边,递过一支香烟,微笑中问了我一句:「舒服吗?」这种超出我想像的结局,反而让我不知道怎么回应,接过香烟和火机,我的目光始终不敢离开被我用力吸燃的烟头。

  (二)初次的三人激情

  姐夫在我旁边坐了一会,可能是觉得我的尴尬,也可能是他也不知道怎么打破我们之间的僵局,此时,姐从卫生间出来了,披着浴巾,微微地对我和姐夫笑了笑就一个人进了卧室,我惊异姐为什么能如此镇定,姐夫跟随着姐进了卧室,我清楚地听见姐夫进房后和姐在亲热。

  我静静地依靠在沙发上,倾听着卧室里的动静,感觉到姐夫在和姐继续着我刚才短暂的激情。

  卧室的房门半偃着,姐在阻止着姐夫做出更大的动静,但感觉到姐夫有意让他们之间的动静让我听得很清楚,此时我回忆着姐夫电脑里和其它网友淫妻时的片段,也许这就是姐夫一直向往实现的激情场面吧,虽然明白这些都是姐夫幻想已久的,但我内心里还是不敢相信这一切都是真实的。

  姐和姐夫还在继续着他们夫妻间的亲热,我无心再去欣赏他们之间的激情。

  独自一人走进卫生间里,在浴室中用初秋后冰凉的水冲洗着自己刚被激情燃烧过的身体。

  我久久地不想离开浴室,一会儿,姐夫在卫生间的门外要我让他洗澡,我擦干身体上的水,在卫生间的门口与姐夫擦肩而过,姐夫用手指了指他们的卧室,示意我去姐的床上。

  也不知道不敢违背姐夫的意愿,还是刚刚短暂的激情没有完全释放出我身体内的能量,我不由自主地走进了姐的卧室。

  姐见我进了卧室,往床边移动了一下她的身体,我半坐在她的床沿,用手摸了摸她遗留着激情余温的身体,姐顺手拉了我一把。

  我俯下身体在她的耳边轻轻地问了句:「姐夫不会生气吧?」「他不会的,别紧张。」「真的吗?」「真的,他会生气,我就不会和你了?」

  姐安慰着我。

  我轻轻的爬上床,半卧在姐的臂膀间。

  姐看我有些放松,用手点了点我的鼻子,亲亲的说了句:「傻瓜!胆子也不小呀!」我轻轻的搂着姐,看着她微笑中有着平日里见不到的几分妖娆,忍不住用嘴在她的脸颊间亲了亲。

  当我亲吻到她的嘴角时,她回应着用嘴紧紧的吻住了我。

  我紧紧的抱着她的身体,床上的她比刚才在沙发上柔软了许多,也许是刚刚经历了两场激情的原因吧,她的身体温暖而细腻,浑身散发出一股让我迷醉的芳香。

  这气息再一次让我浑身的血液膨胀,亲吻中,我们唇齿间的气息越来越急促,当我再一次进入她的身体时,姐完全松散在我的怀里,彷佛一叶风帆,任凭我掀起的一阵阵风浪把她吹向天涯海角。

  当我的风浪在她的身体上一次次叠起的时候,姐夫来到床边轻轻地坐在姐的枕边,他抱着姐醉红的脸,吻了起来,一边吻一边问她:「舒服吗?」当我看到姐夫时,我紧紧的把脸贴在姐的胸口,我停在她的身体里,不知道是继续还是退出,姐紧紧地用腿勾住我的腰,深怕我会在这一瞬间离开她。

  姐夫轻轻的拍了拍我的背,示意我继续。

  我抬起身体,看着姐夫抱着她的脸沉醉在她的亲吻中,我轻轻的在他们的亲吻中往复地把她的身体往更深处推进。

  姐夫越来越紧的拥抱着她,当我感觉到我的投入妨碍了他们夫妻间的亲密,我轻轻地从姐的身体里退出,跪在她们紧紧拥抱的身体旁边,看着他们夫妻交织在一起的身体,我忽然间觉得我是多余的,我企图从他们紧紧拥抱在一起的床上离开,此时姐伸出手拉了我一把,我静静地依偎在姐的背后。

  姐夫轻轻的拉了我一把,示意我从姐的身体后抱紧她,我伸手在姐的腰间轻轻的拥抱着,把自己火热的身体紧贴在她的背上,姐伸出手在我的下体上抚摸着,她微微地抬了抬丰满的臀部,我迎合着将我的身体再一次深深地进入到她的体内。

  侧卧中我微微抬起上身,注视着在我面前紧紧拥抱的这对夫妻,我轻轻地用我的身体调动着他们之间的激烈,随着我节奏的一步步加快,他们夫妻间的亲热也越来越浓烈。

  当我疯狂地撞击着迸发出我最后一线激情的时候,姐夫把姐完全松散的躯体紧紧地抱在怀里。

  当激情的潮水消失在静静的夜里时,我无力的躯干躺在床沿边,让窗外吹来的凉爽的秋风,洗劫我身体上的余温。

  梦随着秋风吹进我的身体。

  (三)晨搏

  窗外的初秋的凉风,洗劫我身体激情后的余温,我渐渐地飘逸于丝丝的凉爽中。

  熙熙攘攘的人群中,忽然感觉有一个身影从我的视线中划过,应该是我高中时初恋的情人,我在潮水般的人群中紧紧跟着若隐若现的身影,那身影时现时隐,始终没有确认出她的容颜。

  从人群中我挤身来到一空旷的湖水边,对岸迷漫着淡淡的雾,雾中彷佛有一叶轻舟,我轻轻的往前抬了抬身体,在湖面上向小舟飞了过去。

  当我踏上小舟时,却发现自己身处于一片草地,我徘徊在草地上,阳光洒满草地,此时我却记不清楚自己为什么来到这里。

  在草地的一角,我感觉有些疲乏,我试图找块乾净的草地躺下来。

  我无力地将自己的身体完全紧贴在温湿的草地上,隐约中感觉有人从背后轻轻的拥抱我,我企图挣脱但又有种温暖让我不舍。

  我翻身想从那拥抱中解脱出来,却看到姐在为我盖上毛巾被,我还完全没有从梦境中走出来,用惊异的目光看着她。

  姐再一次将毛巾盖在我赤裸的身体上,轻轻地说了句:「小心别感冒了。」我抬起身看了看睡在另一边的姐夫,不知道什么时候姐夫离开了,从窗外的阳光中,我察觉到时间不早了。

  姐轻轻地依在我的身边,在我耳边说了句:「累了吧,姐夫上班去了,我刚给老板打了个电话,说你陪我去银行了,晚点去上班。」此时我才完全清醒过来,躺在姐家舒适的床上,回味着昨晚的激情--那一叶小舟还有那片青绿的草地,我努力在分清哪个是梦境,哪个是我刚体味的真实。

  我轻轻地把姐搂在怀里,由于姐夫不在家里,此时完全放松的我,轻轻的吻了吻姐的嘴角,半依在她的怀里,一肚子的疑问但不知道怎么从姐那里寻找到答案,我多少次想问问姐,为什么姐夫会如此宽厚到能容忍姐在他的面前出轨,我是不是第一个在她家床上投入激情的男人。

  但这一切我无法开口,只是轻轻的对姐说了句:「姐夫对你真好!」姐轻轻的应了句:「嗯!」然后却沉默不语地轻轻抚摸着我的脸。

  良久,姐问了我句:「我是不是很淫荡?」

  「不呀,你怎么会这样想呢?」

  应答中我显得有些惊慌。

  姐笑着看了我一下,突然向我吻来,半吻中,她在我唇齿间说了句:「我就是淫荡!」说完,她疯狂的亲吻着我,从我的嘴慢慢向下吻过我的全身,此时眼前的姐,在我的眼中是如此陌生,我从她的身体中,完全寻找到不往日在办公室里端庄贤淑的影子。

  我完全放松在床单上,享受着姐在我身体上亲吻,她彷佛用唇在我身体上寻找什么,每一寸肌肤都留下她吻后的温热。

  虽然我有过几个女友,也曾多少次和年轻的女友在床上疯狂,但年轻女人对性的肤浅,完全没有姐如此般的放纵。

  我身体中的激情在姐的亲吻下慢慢苏醒,她的吻让我每一寸肉体再一次充盈着热血。

  当她用将我下体含在嘴里的时候,我像触电般抬起上身,紧紧的抱着她的肩,用力将她的身体抱到我的身体上。

  她骑着我半卧在床上的身体,让我们再一次接合成一个整体,慢慢地,她在我身体上随着清晨的风摇曳着。

  我抬起上身,抱着她的双肩,将脸紧紧贴着她跳动的双乳,在她一声嘶喊中,她的身体完全松懈在我的怀里,我轻轻地将她放倒在床上,看着她丰满的胸前泛起的细细的汗露,那汗中散发着从她身体里流露出来的馨香,我用舌轻轻的舔食着乳房上的汗珠,感觉到她胸前的皮肤在我舔食过程泛起一层鸡皮。

  她无力的勾着我的颈,我在她体内慢慢来回运动着,随着我的节奏,她微微张开的嘴里,不停的轻轻呻吟着。

  我不忍心终结眼前她这迷醉的模样,我慢慢地拖延着,用我的热情,牵引着她一步一步在无边的激情空间中飞翔。

  高潮过后的她,似一团任我揉捻的泥,任我将她揉搓成任何形状。

  此时的她,又彷佛吸附在我身体上的吸血鬼,整个身体都似张开的嘴,一点一点吸吮着我身体里的每一滴热血。

  当我的身体再也无法抗拒她的吸吮里,一阵疯狂后,我无力的俯卧在她温柔的身体上。

  字节数:13870

  【完】
上一篇:那年春节的初恋 下一篇:老婆给我戴绿帽后我和情敌开始了换妻生活

都市激情相关推荐